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RChain > RChain资讯网站首页RChain资讯

RChain漫漫主网上线路:Greg的“任性”与“韧性”

  • Emily Yang
  • RChain资讯
  • 2019-12-17
简介等了4年, RChain 首个公共测试区块链网络终于上线

 等了4年, RChain 首个公共测试区块链网络终于上线。格格巫(创始人Lucius greg Meredith)站在美国西雅图的落地窗边长舒一口气,眼前浮现起今年3月的一个深夜。

    董事们召开了闭门会,门内爱笑的格格巫愁云密布。RChain作为一个天才项目横空出世,不到两周的时间内筹集了超过1500万美元。一度成为全球前30的加密货币项目。却在去年不到半年时间,急转直下,市价跌到了人民币1毛,沦为垃圾币行列。格格巫作为运营管理者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投资人的愤怒,董事的不满。“决议失误”“理想化”“败家子”,一个个标签向格格巫砸来,RChain这个他一手捧大的孩子,在他面前面黄肌瘦。董事会抱怨他对现金管理完全没有掌控力、不适合做拍板的老大,抱怨主网进程一拖再拖……

    格格巫长发依旧整齐地束着,面对人事调动,他始终没有低下头。拒绝下台,即使是只当CTO都不行,他态度强硬地表示必须要当董事会主席,如果被逼下台,就会离开这个项目。

    投资者群听说“RChain 首个公共测试区块链网络上线”的消息,炸开了锅。很多家人表示:“没想到日链会撑这么久”“市场等日链太久了”“RChain引领新的大牛市”……

    这不是转折点,才有的狂欢。在RChain濒临破产时,社群里的气氛依然活跃。很多追随者买一毛的日链,只是为了做个纪念,为信仰充值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有魔力的社群,日常除了聊下技术开发,就是对于创始人的日常调侃。RChain的创始人名字Greg Meredith,他们根据音译形象地取名为格格巫。对于格格巫,家人们态度爱恨交加,“Big baby”“ 理想化”“败家子”“被他套出了爱情”……责怪中透露着一丝宠爱。

面对挫折坎坷,仍然乐观而坚韧面对挫折坎坷,仍然乐观而坚韧

    曾经格格巫也是RChain家人中的偶像,他是微软的BizTalk流程的首席架构师、Rholang语言的发明者。但是他处事单纯幼稚,没有妥善地处置筹集的资金导致濒临破产;次次迫不及待地颁布还未落地的利好,落空后徒增笑柄。完美人设逐渐崩塌,究其原因“始于技术,败于运营”。

 

一、始于技术:这个世界不缺想用技术撬动宇宙的工程师

 

    格格巫从小就对数学表现出过人的天赋,他希望有一天能在计算机领域中出类拔萃。

从1981年至1984年,格格巫在Oberlin学院学习数学与计算。到1993年,格格巫再次重返校园,这一次他仍然选择了数学与计算,经过四年用心的研读与深造,在英国帝国理工学院获得分布式计算博士学位。

    1998年,刚毕业两年,格格巫就去微软工作。一步一个脚印,他稳扎稳打地向理想靠近。在任的六年,格格巫潜心研究分布式移动进程演算,把学生时代所学应用地淋漓尽致,同时在岗位上总结了自己的一套方法。他担任微软旗舰产品BizTalk项目的首席架构师,完成了排名全球第一的集成解决方案,吸引了上万个企业级客户。成为微软Highwire项目的首席架构师,参与制定了微软“下一代网络”服务战略……

    原本,格格巫离他的目标越来越近,大公司的辉煌履历,足够他奔向别的公司做一名CTO,名利双收。但是他的人生轨迹就在这天被改变了。

    2009年的一天,格格巫像往常一样打开电子邮件。一个陌生网友的来信映入眼帘,格格巫眉头微蹙:“你好,我是‘爱众生’,现在谷歌和Facebook等科技巨头积累的大量个人数据,我担心它们可能对社会和民主有害。你在分布式计算上有着高超的技术成就,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分布式的社交网络……”

    当时正是比特币刚诞生的时刻,这是一项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。区块链本质上是通过密码技术保护的共享数据库,并且可以将不同计算机上各种数据存储在其中。这与格格巫一直以来研究的分布式计算领域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在大公司工作数年,格格巫更加明白数据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意味着什么。每个人的隐私、安全、财富随时会被攻破,他心里一热,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。

    放手一搏,拉开书桌旁的灯,格格巫对着屏幕若有所思,他缓缓地敲击键盘,在推特上留下了这么一句话“if you're always right, you're going around in circles如果你永远是对的,那你就会止步在一个圈子里——2009年3月7日)”

    格格巫回溯RChain的雏形就是这样形成的。之后他们在分布式社交网络这件事情上失败了,但是这坚定了他对于区块链技术的研究,在这个领域,他的研究专业好像找到了更广阔的天空翱翔。

    2014年,格格巫和 Dor Konforty 启动了Synereo 项目。他们建立一个分布式的社交网络,在这过程中格格巫与Casper理念的提出人Vlad接触。

    格格巫承认,在2015年末,他越发意识到依赖于工作量证明或顺序执行模型的区块链不适用于Synereo项目。他试图通过技术改变,RChain作为对区块链瓶颈问题给出一揽子解决方案的项目,初步浮出水面。Synereo首席执行官Dor Konforty表示,RChain直到2016年下半年才在公司内部进行讨论。

    “在过去的两年里,格雷格并没有证明他能够提供任何功能代码,”Konforty说。格格巫眼见曾经并肩作战的朋友,和自己渐行渐远。自己的技术主张无法获得肯定,Synereo试图以他的声誉进行交易,为该项目筹集资金……

    沉默代替了一切,推特上关于Synereo项目的介绍与推广渐止。Vlad成了他的发言人,那年的12月13日,格格巫转推了Vlad的一条推特:“Last night synereo's board removed Greg Meredith from the project. This marks their clear intention to abandon the RChain project.(昨晚synereo董事会将Greg Meredith从该项目中删除。这标志着他们明确放弃RChain项目的意图。)”

    2017年伊始,经过一整个圣诞节休整,格格巫决定重振旗鼓,继续以RChain的名义建立他的技术。现在他的愿景已经超越了社交网络,创建一个通用的区块链。RChain Cooperative于2017年1月的第二周创立,格格巫被选为董事会主席。

    也许是这次出走,格格巫急迫地想证明自己的技术愿景正确,RChain在技术上提出了超高难度的要求:目标是达到Facebook级别的内容承载量、Visa级别的交易速度,实现4万次每秒的性能。项目融合了分片技术、形式化验证、Casper 共识机制、高并发 RhoLang 语言及多虚拟机并行计算等多项新技术,几乎所有创新概念它都有,且附有详细说明文档。

    他的技术信仰无人能撼动。

 

二、败于运营: 经历被砸盘、快破产、收假币事件

 

    初见格格巫,觉得他是一个很酷的老男孩。标志性的微笑,飘逸的长发,年过半百却依旧新潮的穿搭,和传统的理工男很不搭边。当知道他是一名音乐发烧友,这样的形象出乎意料的和谐。

    他时常去接触一些新的乐器,如kelstone,对中国的古琴也很感兴趣,还和周边的朋友计划好要去巡回演出。

    陷入音乐的世界,2018年9月5日RChain与位于华盛顿州雷德蒙市的Immersion Networks合作,在其第三次开发商会议上提供了首个“沉浸式”音乐演示。

    格格巫站在台上眯眼微笑,略显得意地将他探得的宝物RSong,展示在观众面前。一曲沉浸式音乐过后,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……

    这本是音乐发烧友,对于同道中人的泽惠。但是这背后却是,格格巫任性地买买买。

    2018年格格巫通过一些艺术圈子的朋友,与Immersion Networks一家改善人类听觉体验研发实验室接触。

    格格巫第一次体验就惊艳了,声音温柔清晰,像一阵清风拂过心旋。他轻轻地闭上眼睛,仿佛歌手就在他的正前方歌唱。

    买它!最初筹集资金总额约为3100万美元,格格巫脑袋一热,最终与Immersion Networks首席运营官Jim Rondinelli谈拢,斥资2350万美元收购这款天籁之声音频编码器 RSong。

    RSong,它具有两种音频模式,“立体声”和“身临其境”。虽然使用Immersive的编解码技术的“沉浸式”模式听起来更好,但只有三首歌曲在应用程序上。“日链”家人们认为:功能鸡肋,也没有带来实质性的回报。

    曲终人散,不满这次投资,首席开发者Medha Parlikar在去年10月离职后,首席运营官Kenny Rowe也在2018年12月选择了离开。投资人对于格格巫这次“剁手”行为无奈地摇摇头:“败家子!”

    整个2018年,Reflective Ventures和Pithia都开始为RChain构建dApp的初创公司提供资金。直到格格巫爽快购买RSong后,两者减少dapp的投资。

    格格巫与Reflective Ventures和Pithia Inc私交甚好,达成生态合作伙伴关系。都是自家人,格格巫很快称兄道弟,为表合作诚意,赠送两个合作伙伴(RV、Pithia)2亿多个 RHOC 代币。

    同时格格巫签订了“不平等”的合作条约,很多“日链”家人认为:pithia 的交易,权利和义务经常不均衡。投资的钱是coop的, pithia收管理费,投资收益pithia还要拿走一部分。好处pithia占尽,一点儿成本和风险都没有。

    格格巫虽觉不合理,权衡了下pithia失败率,碍于面子还是拍板与其合作。

    但是接下来,让格格巫欲哭无泪的事情发生了。两个合作伙伴未和coop达成共识,对 RChain 生态的长足发展欠缺考虑,择了充值到交易所进行砸盘。到流动性不足的市场上卖币,RHOC流二级市场。这直接导致了 RHOC 价格的低迷,经过这番折腾,RChain为数不多的资产余额拉响警报。

    2018年10月举行的年度成员会议中,Rchain的一个资产负债表显示,其负债已经超过了1050万美元。

    RChain陷入困局,格格巫拖着不太敏捷的腿脚,到处去找合作机会,一直没有太大起色。

    2019年3月的一天,格格巫接到一个电话,有个西班牙潜在的投资者约其见面。他收拾好行李,在镜子前整好银白的头发,赶赴西班牙商谈。

    这次合作谈得异常的顺利,格格巫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总算遇到识货的买家了。双方签订合作协议,对方钱款也第一时间到账了。

    格格巫见对方那么爽快, 随即就按合同规定让 Rchain 官方向对方汇出 1100 万个 RHOC 代币。意想不到的,又发生在了格格巫身上。诈骗者将假币存入托管,公司向他们发送了RHOC代币。

    格格巫这才反映过来:“在这个过程的某个地方有人丢球。”经历这次攻击,RChain丢失了数量不详的RHOC代币。

    RChain 官方紧急联系了 Kucoin,请求其冻结诈骗者的账户。Kucoin 将RHOC「ST」标红(下架预警);除了 Kucoin 外,已经没有任何一家主流交易所支持 RHOC 的交易,且全网 24h 交易量仅 8 万美金,流动性凋零。

    其实在这之前,2019年3月6日,Rchain的财务已经到达非常紧张的情况。很多破产的声音此起彼伏,但董事会最终决定维持合作社的运营,暂时不破产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破产?没钱了,又不破产,很奇怪啊”,“估计格格巫是想把钱烧完”;“不破产,那么多税怎么办?”。家人们非常地困惑。

    面临假币巨额损失。格格巫仍然坚持不下台,不破产,这是他最后的倔强。

    在财务最困难的时候,格格巫开发一直没有停过,项目进展虽然略显缓慢,但保证公开透明,github代码提交1.1万+。根据“北京之东”(社区成员)提出破产倒数三十天计划,格格巫做出较为细致的技术计划。在 Youtube 上,官方每隔两三天就会更新 Rchain 或 Rsong 的进度总结直播,RCast每周都有不同维度的分享。

    社区决定在每周四的15:00 UTC 进行节点测试,在每周四的16:00 UTC 进行Rholang语言教学。

    同时派出Mark Pu(董事会成员)去和Pithia谈判,反对Lawrence(Pithia CEO)的行径,Pithia未按照要求投资12个项目,它只投了4个项目(其中一个项目已经跑路,另外三个项目与RChain无关)。

    这个老头也在用实际行动,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。他的毕生所学,热情、坚持和骄傲都在RChain里了。

 

三、翻盘重生?往前一步,合规化、技术化都是筹码

 

    近段时间,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管部门,对于借区块链技术炒作虚拟币的迹象,实行严厉的打击。广州、杭州等地也相继颁布了排查通知。一时间,币圈各大大小小虚拟币闻风丧胆,局势紧张。

    格格巫在最初布局RChain时,格局非常远大。从一开始创业就实现合法性,即使这背后要承担高昂的税务。但是格格巫坚定应融入主流社会,接受监管,主网不上线,代币就不上交易所交易。纵观现在市场上,还有比RChain更加公开透明的吗?

    技术自然是格格巫毕生追求。RChain是对区块链瓶颈问题给出一揽子解决方案的项目,目前在其测试网3上已做到 Casper CBC共识机制的工程实现。RChain的分布式并行计算模型来自于Rho演算,它是进程演算理论体系的分支。RChain的智能合约编程语言Rholang衍生自Rho演算,继承了Rho演算的四个C属性。Completeness(图灵完备)、Complexity(有确切的时间、空间复杂度)、Concurrency(并行性)、Compositionally(可组合性)。

    计算可扩展性难题的根源在于目前主流的冯诺依曼架构,它是不可组合的,而破解之道则在于Rho演算理论的发展,即不同于冯诺依曼架构所遵循的“λ演算”。RChain是基于Rho演算理论而来的全新架构,是格格巫35年来研究成果的结晶。

    RChain迈出了开发的第一步。这一步,曲折离奇……

 

四、前路仍不明朗:主网上线是“涅槃重生”还是“于事无补”

 

    近日主网上线在即,这两周以KuCoin为代表的交易所陆续收到了RChain官网要求下架的信息。RChain官方要求,对于不按时下架的交易所将付诸法律措施,律师函很快会寄到。对于联系不上的交易所,后期主网上线将不予承认,无法兑换主网币。

    格格巫对于合规化异常坚定,现在是主网冲刺的最后时刻,容不得半点差池。但是交易所,这些格格巫在最困难时刻,曾经抓住的救命稻草能否在主网上线后,能否依旧支持呢?

    主网即将上线,但是合规化、技术成本,仍是困扰格格巫的问题,每天大把资金投入,筹款成了格格巫的当务之急。他曾掏心窝子地和社区人员聊到:“技术开发需要钱,不能给技术人员RHOC,大家手上现金都不多,给他们只会去砸盘。”

    这周三,格格巫建议合作社根据需要从库房钱包中出售2500万RHOC,以将其转移到销售钱包中以进行筹款,授权执行人员将价格定为不低于0.10美元、RHOC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格格巫频频筹资。9月3日,RChain创世地址从钱包将数百万代币转移至交易所,套出提现近 100 枚以太坊,约折合 12 万余元。

    一时间,社区非常恐慌,大量的代币流入市场,这使得价格本就不高的RHOC受到重创。社区投资人亏得直跳脚。

    格格巫站了出来,承认,在他心里主网上线大过天,项目取得突破,后续资金流运营都会好转的。他认为社区无需恐慌,大量代币流入并非是坏事。他说道:“对于RChain 来说,目前唯一的问题就是其代币价格的波动性。主网很快将上线,项目也取得了进展。对于社区来说,代币价格下跌是低买高卖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RChain初期对于出币就没有严格的限定,格格巫库存还有3亿左右的RHOC,是否资金不足就拿到市场去私募?这样的资金模式,能否在主网上线后,有所好转?团队已有完善分发计划限制

    这个古怪又执着的老头望向窗外,水星主网已进入公测,该阶段需完成的主要工作包括:Casper共识、命名空间以及主网钱包的上线。接下来他的重心将放在金星。

    他的开发阶段用太阳系行星命名:水星、金星、地球、火星,这仿佛向世界宣告:『RChain一天不死,他的理想就是宇宙。(作者&编辑 / Emily Yang︱链读LianDu)

 

原文链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Zao2uIeEsSjUnCiXr7Gb_g
转载地址:https://www.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449419561926865#_0

文章评论

   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...

    用户名:

    验证码:

Top